短视频应用鼻祖Vine转型娱乐 淡化社交

作者:热点专题

  短视频应用鼻祖Vine转型娱乐 淡化社交

外界可能已经忘记,短视频应用的先驱Vine目前仍是Twitter的一部分。

  

Twitter于2013年初推出了6秒短视频服务Vine。这款应用的总部位于纽约,远离Twitter的大本营旧金山。除了Vine总经理杰森·托夫(Jason Toff)之外,这款应用的不到50名员工都不汇报给Twitter总部的任何人。从多个方面来看,Vine都像是一家独立创业公司。

  

短视频应用鼻祖Vine转型娱乐

  

Vine总经理杰森·托夫

  

Re/code近期对托夫进行了采访。托夫曾是YouTube的产品经理。在采访中,他谈到了Vine的发展方式,以及他是否计划取消视频时长6秒钟的限制。

  

以下是采访节选:

  

问:Vine是否仍在增长?我的感觉是,与一年前相比,Vine似乎已不太热门。

  

托夫:我们仍在增长。最新的公开数据显示,我们的月活跃用户数超过了2亿。对于当前的发展状况和用户覆盖能力,我们感到很高兴。我们的用户大部分都很年轻,有很多是女性,相对于你的个人圈子更加多元化。因此从你的角度来看,Vine似乎变得不太热门。

  

问:Twitter做出了巨大的努力,向非Twitter用户展示Twitter内容。我可以在各种场合看到Twitter消息,但Vine并非如此。那么对于尚未安装Vine应用的用户,你们如何向他们展示Vine视频?

  

托夫:坦白地说,我们并没有花太多时间,让Vine进入电视或新闻。好消息在于,Vine视频常常能获得病毒式传播,以很快的速度覆盖大规模用户。你可以在很多场合看到Vine视频,例如在BuzzFeed上或Twitter上。这样的视频实现了自发的病毒式传播。

  

问:在这一方面,你们是否计划做出更多努力?

  

托夫:在其他平台上推广Vine视频不能说是我们当前的最高战略。很幸运,Vine视频实现了自发的传播。

  

问:你提到,Vine是一个娱乐网络,而不是社交网络。具体含义是什么?

  

托夫:Vine在起步之初是一个社交网络。当Vine两年半之前推出时,用户在发布Vine视频时会希望与亲朋好友分享。但在推出的几个月之后,我们发现,Vine最成功的用途是娱乐网络。今年我们也启动了这一方面的发展。因此,如果你关注一下我们的产品更新,那么会注意到向娱乐网络发展的趋势。我们帮助用户更方便地发现并分享优秀的Vine视频。这与Vine起步之初不同。

  

问:你对Vine上的明星有何看法?他们似乎是Vine取得发展的关键原因之一。

  

托夫:对Vine而言,内容制作者非常重要。这一点毫无疑问。我们是一家年轻的公司,而我也要主动承认,以往我们并未给予他们足够的服务。不过我们已意识到他们的重要性,因此过去几个月,我们招聘了全职员工,专注于为他们服务。

  

问:这些员工的工作是什么?你们如何与内容制作者合作?

  

托夫:他们最初将专注于平台上的顶级内容制作者,包括确定这样的顶级内容制作者是谁,并与他们取得联系。与这样的用户建立良好而稳定的关系是重要的基础和起点,而我们也非常希望理解他们的需求和反馈。这些员工的另一项工作在于找到新出现的优秀人才,确保他们获得足够的曝光。

  

问:这是说,你们会在探索标签中推广Vine明星的内容,协助这类内容的传播,并确保他们持续为Vine制作内容?

  

托夫:是的。当Vine首次推出“探索”标签时,这完全基于算法。目前,我们采用了算法与人工编辑相结合的模式。因此,我们投入了大量编辑的精力,展示优秀的内容和制作者,确保内容以客观的标准得到公平的传播。我们也是Twitter的一部分,有着全球粉丝数最多的Twitter帐号之一。我们也可以通过这一渠道去推荐内容制作者。

  

问:对于为Vine制作独家内容的制作者,你们是否会给予优先待遇?这是否会影响编辑的选择?

  

托夫:我们不会这样做。如果内容制作者频繁发布内容,但内容质量不佳,那么我们不会进行重点推荐。最终我们希望优秀的内容,而我们也理解内容制作者对更多平台的需求,这没有问题。我并不认为,这将对Vine造成不利。

  

问:你们尚未在Vine上投放广告,那么未来是否会这样做?

  

托夫:目前我们的团队专注于打造优秀的产品,吸引用户。我们最终是否希望赚钱?毫无疑问,任何一项希望长期生存的业务最终都需要自我支撑。但目前这还不是我们的关注重点。

  

问:从很多方面,听起来你们似乎像是一家独立的创业公司。你们与Twitter的关系如何?

  

托夫:Vine就像是一家处于Twitter内部的创业公司。这样的定位部分是由于,我们认为,这将成为推动我们取得成功的方式。Twitter位于纽约的团队大部分采用了垂直汇报的架构,例如工程师汇报给旧金山的工程师,产品经理汇报给旧金山的产品经理。但在Vine,团队中的所有人,无论是产品、设计、营销、编辑、内容,还是企业传播,他们都汇报给我。我们采取了类似创业公司的模式。在我们的办公室里,所有人的上司都坐在他们的附近。

  

问:Twitter前CEO迪克·科斯特洛(Dick Costolo)曾经常谈到Vine,至少在公开场合如此。那么,新任CEO杰克·多西(Jack Dorsey)对Vine有何看法,尤其是关于Vine如何配合Twitter更广泛的战略?

  

托夫:多西也是我们的重要支持者。科斯特洛很支持我们,而多西也有着同样的态度,因此我们很幸运。在开始阶段,多西也支持Twitter收购Vine,因此在很久之前,他就与Vine站在了一起。上周,我向他介绍了明年的一些计划,而他对此感到高兴。

  

问:你认为,Vine将如何配合Twitter的其他视频产品,例如Periscope?Vine是否仍将独立运营,还是会与其他视频产品合并?

  

托夫:你将会看到Vine和Periscope的独立运营。我们有着不同的使用场景,不同的用户群体。因此,独立运营是自然而然的事。通过与多西的私人聊天,我也知道,他支持Vine和Periscope的相互独立。

  

问:当Twitter推出原生视频时,我认为,这可能会与Vine展开竞争。这是否影响到了你们的用户?

  

托夫:没有影响。从个人来说,Twitter是一个分享长视频的平台,这没有影响到我们,也没有改变我们的关注重点。

  

问:我们近期有报道称,Twitter正试图以某种方式绕开每条消息140个字符的限制。Vine的视频也有6秒钟的限制。Twitter的做法是否令你感到担忧,或者说你们是否也会做出一些调整?

  

托夫:我们希望打造最优秀的视频和娱乐网络。为了实现这一目标,我们将尽一切努力。如果你和我们团队的任何人接触,并问他们正在从事什么工作,或者Vine是什么,那么你听到的答案不会是:‘我在开发一款6秒循环视频应用。’这并不是我们的重点,Vine的功能远远超出这样的描述。我认为,多西对Twitter的说法也是如此。

本文由名动天下电商快讯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 热点专题